精品都市言情 星界使徒 齊佩甲-181 約鬥熱推

星界使徒
小說推薦星界使徒星界使徒
“真人,你误会了,我并未为难这位道长,只是他当街阻拦,血口喷人,污蔑我的好友……”
章文涛脸色微变,开口解释。
恶魔姐姐
周靖扭头看向梅绽青,略作观察,随即道:“不知你的这位好友如何称呼,是什么来头?”
章文涛赶紧回答:“这位是玄心居士,同样修持道法,在我章家暂住,乃是我府上贵客,托我牵个线,来拜访真人。”
“原来如此。”周靖点点头,对梅绽青道:“你见贫道有何事?”
“只是仰慕真人,想要与真人结交一番。”
梅绽青定了定神,行了个似模似样的道礼,语气轻柔婉转。
她拿不准周靖的态度,再加上此时旁观者众,她自然不敢说出真正的来意。
这时,魏子夫在一旁开口,沉声道:
“真人小心,此女便是我所说的梅绽青,最擅长采补之术,此番定是盯上了真人,妄图坏了真人的修行,真人切莫着了她的道。”
“你……无耻!”梅绽青大为恼怒,喝道:“你这老道,一而再再而三坏我名节,究竟是何居心!”
“梅绽青,你休要在真人面前装模作样,真人早臻至道法自然之境,乃是当世高人,望气术造诣高深,你一身污浊之气无处可藏,瞒得住寻常人,岂能瞒得住真人?!”
魏子夫朗声开口。
他本来有些骑虎难下,但此刻周靖为他撑腰,他这才抖擞起来,继续对峙。
闻言,梅绽青眼神微变,略有些紧张。
她习练的术法中没有望气术,但也知道修习邪术练出的法力道行颇为污浊,在望气之人眼中好似黑夜中的萤火一般鲜明出众。
若这御风真人也懂得望气之法,那自己却是装不下去了,被人一眼看破底细。
只是,梅绽青其实本来不怕被看破,因为此行本就打算和周靖摊牌,可是此刻被魏子夫先入为主,旁边又有百姓围观,她担心没机会向周靖解释来意,直接被人看作敌对。
念及于此,梅绽青有些坐不住了,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道:
“真人切莫听他一面之词,我此番求见,除了仰慕真人以外,还有要事相商,不知可否私下叙话?”
周靖瞅她一眼:“有什么事不可在此处说?”
梅绽青暗暗咬牙,道:“自是一些私事,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下开口。”
“既然不方便当着众人开口,那想来不是什么好事,贫道又岂能与你私下叙话,平白惹人非议。”
周靖摇头,根本不想和她私聊。
他适才用元素视野看过了,这女道人气息驳杂不堪,黑气浊气缠绕,练的正是邪术,证明这人大概率真不是好人。
虽不知此人来意,但多半不是什么靠谱的事情,自身目前声望正隆,何必与这种有黑历史前科的是非之人扯上关系,弊大于利。
梅绽青闻言,只觉郁闷。
合作攀附皇权的来意怎么可能当众说出来,脑袋还要不要了?
今天遭了瘟神,是达不成目的了,还是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图后续吧……
梅绽青闪过念头,打起退堂鼓,故意叹气道:
“真人先入为主,对我颇有成见,看来今日是没法叙话了,那我这便告辞了,他日再来拜访。”
说完,她转身想走,一旁的章家护卫也打算护她离开。
然而周靖开口,叫住一行人,幽幽道:“我还没让伱走,今日不说出个所以然,你走不了。”
话音落下,叶家护院应声而动,立马将路给堵上,将章家一行人围在当中。
梅绽青一愣,随即愤然回头:
“真人此举好生霸道,我今日专程拜会,以礼相待,你不见我便算了,还不让我走,却是什么意思?”
章文涛也上前阻止,有些不高兴:“玄心居士乃我府上贵客,真人此举不合适吧……”
周靖似笑非笑看他一眼,忽然话锋一转,慢条斯理道:
败给你了、学长
“前些时日,叶家太公染上怪病,全城郎中束手无策,是贫道将他治好,你可知此事。”
章文涛一愣,谨慎点头:“此事轰传宁天府,我当然有所耳闻。”
周靖眯了眯眼,缓缓道:
“但真相实则并非如此,叶太公染上的不是病症,而是邪祟,极可能有人以术法害人。我适才望气一观,发觉这位女道人练过邪术,而她又是你府上贵客……莫不是你章家与她勾结,暗中谋害叶太公,以后还要谋害宁天府其他权贵?”
此言一出,四周围观百姓哗然,议论纷纷。
章文涛脸色大变:“我章家怎会做出这等事?你这是污人清白!再说叶太公染病之事满城皆知,今日怎地又成邪祟了?真人休要胡说!”
“哼,真人可不曾胡说,老朽可以作证!”
这时,叶太公被人搀着从宅子里走了出来。
“老朽数月前就被邪祟缠上,幸得真人驱邪相救,才捡回一条性命。老朽也想知道是谁害我,真人尽管放心问,若是找出凶手,我叶家绝不善罢甘休!”
他看着章文涛,沉声开口。
听到下人禀报,他便急忙赶了过来,看到场中情况,毫不犹豫给周靖撑腰。
见叶太公这位事主都这么说,在场众多百姓都信了七八分,惊异不已。
章文涛顿时卡壳了,急忙摆手否认:“这其中定然是有误会,我章家绝无此心。”
周靖淡淡道:“那你便退到一边,莫要包庇这女道人,容我等盘问一番,不然实在让人怀疑章家居心。”
他也不知叶太公邪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不介意借题发挥,挤兑章家,逼其袖手不管。
章文涛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一咬牙,撤了梅绽青身边的护卫,表态暂不插手此事。
在他看来这虽然有些丢脸,但也是识时务之举,反正只是盘问一两句,问题不大。
梅绽青心头一沉,脸上却不为所动,蹙眉道:“真人为何苦苦相逼?我自问从未得罪于你,真人却对我咄咄逼人。”
“我自有论断。”周靖却没和她多说,转头示意魏子夫开口。
魏子夫脸色一正,立即厉声道:
“你这邪魔外道,在真人面前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在北地犯下要案,贫道追击了你半年光景,怎可能认错?你如今改名换姓,摇身一变成了宁天府豪绅的座上客,便以为过往之事能抛在脑后,无人清算了么!”
他细数了一番这梅绽青的恶行。
采补害人,挖坟炼尸,折磨流民乞丐使其满怀怨气枉死,从而生出厉鬼,用人命助自身修行,壮大养出的僵尸、小鬼。又以诅咒术法坑害达官显贵,然后再出面化解施人恩惠,谋取钱财等等。
众多百姓听得惊呼连连,又惊又惧,只觉这美艳女子简直是面目可憎的世间魔头。
梅绽青被人揭了老底,气急败坏,但这么多人看着,她自然不能认下,只能嗔怒道:
“你这老道血口喷人,我再三忍让,你却当我软弱可欺,我根本就不是你所说之人,你却死命纠缠,欺辱我一女子!”
两人一方指责,一方死不承认。
这时,周靖开口打断,皱眉道:
“行了,这样掰扯下去何时是个头?依我看,此事也简单,你二人约个时间当众斗法一场,各凭手段,公平公开,他人不得妨碍阻拦,败者由赢家处置便是。”
“贫道听真人的。”魏子夫当即表态。
梅绽青却是极不情愿。
且不说斗不斗得过姓魏的瘟神,自己那一身邪术当众用出来,即便是赢了又怎能讨得了好?
若是不用邪术,束手束脚的,又赢不了姓魏的。
她觉得这御风真人就是故意针对,逼迫她当众显露底细,坐实她有邪术一说。
梅绽青不想应下,不满道:“我为何要与他斗法?我行得正坐得直,这人空口无凭污蔑我几句,我就不得不自证清白?胜了于我无益,败了却要任人处置,真人处事太过偏袒了!”
周靖眉头一挑:“你不答应?”
“不答应又如何!我为何要听你的安排?”
梅绽青梗着脖子回应。
周靖突然冷哼一声,大袖一卷。
呼——
一阵狂风涌动,横扫街面,吹得在场所有人踉踉跄跄。
梅绽青惊呼一声,只觉好像迎面撞来一面风墙,将她整个人拍翻在地,摔了个眼冒金星。
周靖这才甩袖收手,在场中众人震撼目光中,沉声开口:
“你若不愿,我便当即擒住你,另行审问!就这么定了,三日之后,你二人在宁天府登台斗法……你别想提前跑了,若是此人到时未现身,便拿你们章家是问。”
最后一句话却是朝旁边震惊的章文涛说的。
章文涛脸色一变,心头有怒。
‘这灵风子也太过霸道了,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你有神通是不假,但是咱们认可你,你才有今天这般地位,若不是咱们捧着,你区区一个山野道人,有资格在我们章家面前大放厥词?还拿我们是问……呸,算个什么东西!’
他心中满是愤懑,但却不敢当众拂逆露出神通的周靖,只好咬牙应下:
“真人吩咐,安敢不从,这三日我章家自会说服玄心居士。”
“如此便好。”
周靖点点头,故意昂着脖子,摆出一副傲然模样,回身走进叶家。
叶家护院撤了包围,章文涛不敢多言,带着梅绽青,赶紧离开叶家门前。
围观百姓这才哄然散去,奔走相告。
没过多久,魏子夫与梅绽青的恩怨便传至街头巷尾,越来越多宁天府百姓得知在御风真人的主持下,这两人将在三日后登台斗法,大感兴趣。
就连许多权贵也是相当好奇,遣人打听。
此事迅速闹得满城风雨,轰传宁天。
……
叶家宅中。
魏子夫带着徒弟住了进来,正在与周靖商量三日后的斗法。
“多谢真人仗义执言,若非真人出面,那梅绽青受章家包庇,依然能逍遥自在,不知还会害多少人。”
魏子夫拱手道谢。
周靖摆摆手,问道:“我见那女道人满身阴邪浊气,便知魏道长所言不虚,既答应相助,自不会食言。只不过,道长和那人斗法,能否稳操胜券?”
魏子夫抚须,笑道:
“不敢说十成,但也有八成胜算,贫道一身术法都是正道,不怕当众展露,那梅绽青邪术却上不得台面,多有顾忌,此消彼长之下,她很难敌过贫道,真人所设的登台斗法当真是好阳谋。”
周靖不置可否,顿了顿,道:“那梅绽青不会束手待毙,这三日必然做些准备,魏道长还是小心为上。”
魏子夫点头,随即有些不解:“既如此,真人适才为何放任她离去呢?”
“贫道自有计较,虽说你我知她底细,可旁人看来也只是我们一面之词,若是强行拘押了她,反倒惹人非议,只有她当众显露邪术,才能坐实了此事。”
周靖笑了笑,随口解释。
这只是其中一个理由,真正的意思却不方便告诉人家了,若是梅绽青不甘坐以待毙,搞出事情来,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他已经站好了立场,这波选择站在魏子夫这边。
不仅有除魔卫道的大义名分,还因为魏子夫是正道修行中人,可以堂堂正正行走江湖,在术法界有人脉圈子,帮了此人,这人便会为他扬名,坐实他“道法自然”的境界,越传越广。
可如果帮梅绽青,对他实在没什么好处,这人是个过街老鼠,藏头露尾,自顾不暇,哪里能帮他扬名。而且黑历史众多,甚至还会让他平白惹得一身骚。
毕竟梅绽青一身邪术气息,在懂得望气的内行人眼中,实在太过明显了,隔着老远就知道不是好人。
虽不知这梅绽青来找自己是有什么异想天开的图谋,可对自己而言,最好的选择还是将她当作踏脚石,用她的邪名立起自己的“正道”形象。
‘可惜了,我还挺想见识一下采补之术……’
周靖咂了咂嘴,胡思乱想起来。
……
另一边,章文涛一行人回到了家中。
“玄心居士且放宽心,三日后的斗法,我章家自有计较。”
章文涛拱手道。
“那便有劳了。”梅绽青脸色阴沉,勉强打起精神还礼。
她这一遭算是见识到了御风真人的手段,这呼风之术实在犀利,竟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真是罕见的攻伐之术。
亲自体会一番,梅绽青才算确定了,自己若是与之对上,绝不是对手。
DOLLS 纯肉体関系 + 4Pリーフレット
被人摁着头强行定下了的三日之约,梅绽青心头又恼又慌,实在对这场斗法没有底气,忧心忡忡。
离开叶家后,梅绽青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在路上就甩开章家之人,直接跑路。
傻子才真的等三天呢!
然而回程路上,章文涛却故意吩咐护卫拱卫着她,名为保护,其实变成了包围,让梅绽青的算盘落空了。
她如何不知章家已然起疑,又被御风真人威胁,所以才一改态度,反而看管她了。她也只能无奈跟着一道回了章家,准备再行谋划。
至于找周靖合作的想法,已是行不通了。
梅绽青看到周靖的态度,便知这人是真打算拿她开刀,而且对方道行如此精深,不太可能答应与她联手了……她的筹码毕竟还是太少。
‘这三日找个机会,逃离章家,远离宁天……顺便做二手打算,若是没逃出去,那在斗法当天必须有所准备,即便败,也能逃出生天……’
梅绽青暗自盘算着,在章家护院的看管下,一路回了竹林小屋。
而另一边,章文涛则直接去找了章家家主,细细禀报了一番。
章家家主听完,眉头微皱,怀疑道:“这玄心居士道行不俗,自称擅长风水堪舆之术,颇有些神异,可御风真人如此针对,难道她真是一个改名换姓的妖道?”
“我也不知,但事出必有因,或许他们无不是无的放矢。”章文涛说着,犹豫一下,补充道:“只是,那御风真人血口喷人,说我章家勾结妖道,用术法害那叶家太公,此言对我章家名誉是重大打击,那些权贵将如何看待我等?以后我章家还怎么在宁天府立足?”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章家家主沉吟:“你有什么打算?”
章文涛眼珠一转,建议道:
“依我之见,不管玄心居士是真是假,都不要让她冒险登台斗法。因为如果她真是妖道,在臺上显露出来,我们章家就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了……干脆做个戏,让她在斗法前就逃了。”
章家家主皱眉,摇头道:“可御风真人说了,若此人三日后不能登台斗法,便要将这笔账算在我们章家头上……”
章文涛眼中闪过怒气,沉声开口:
前科者
“家主,两害取其轻,我们章家难不成连个灵风子的话都不敢不听了?说到底,他一个道人无权无势,虽有些神异手段,可只是大家买他的账而已,他大言不惭说什么拿我章家是问,可其实他能怎么办,不过是放句狠话罢了。
我们章家立足宁天府多年,商路兴盛,人脉盘根错节,势力树大根深,也是一号人物。难不成那些生意伙伴、世家权贵,就因为他灵风子一句话,便会和我章家断了往来?不可能的,最多在台面上哄哄那灵风子,私下里该如何与我们相处,还是照样相处。
要我说,那些权贵这些日子太捧着那灵风子了,让他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高看了自己的面子,得志便猖狂!”
章家家主脸色阴晴不定,有些意动,又有些犹豫,自言自语:
“只怕此举,会显得我章家做贼心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