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仙府長生-第四百六十二章:艱難抉擇分享

仙府長生
小說推薦仙府長生仙府长生
“砰!!!”
这一摔,携带万斤巨力,让天一宗温柔女修精致的脸庞,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咔嚓”“噗”
率先与地面接触,温柔女修头颅与身体直接分离,断口处鲜血不断喷涌而出。
在这样的巨力下,即使是筑基修士经过灵气淬炼的肉体, 也像纸张一般脆弱。
而没有修炼到金丹境界,元神没有经过事先的准备,并不能直接出窍,肉身要害便是真正的要害。
“啪”
断裂的头颅抛飞一段距离掉落在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那张精致的玉脸上,还残留着惊慌的神色, 但目中已然失去了色彩。
在刘玉的灵觉中,天一宗女修的生命气息飞速减弱,就像缓缓燃烧的烛火被狂风吹拂,几乎眨眼间便彻底熄灭。
“撕啦”
刘玉双手捏住其残尸轻轻一用力,女修尸体便被撕得四分五裂,血水飞溅流了一地。
这倒不是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而是为了防止此女“诈尸”。
修仙者到了筑基境界,已经是步入了修仙的大门,说不定就有什么诡异奇特的秘术,能够“死而复生”。
所以稳妥起见,毁尸灭迹就成了常态,刘玉也一直如此。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
他刘某人手下的亡魂, 想有全尸是不可能的。
“扑通”
刘玉双手一甩,将手中的残尸随意丢弃,就像丢弃微不足道的物件。
接着目光一转, 看向天一宗其余三人。
不管秘境之外有什么算计, 也暂时影响不到秘境之内, 圣火教众人再怎么说也是友军,是暂时可以借助的力量。
故而,他才打算在不暴露自己情况下, 暗暗推波助澜。
既然此行的目的“三元果”已经到手,刘玉还是比较希望接下来能够安安稳稳离开秘境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就更好了。
而随着温柔女修的死亡,局势顿时发生了极大变化,朝对圣火教有利的方向发展。
在确定目标死亡后,女教众紫衫没有歇息,继续调转目标对着另一人出手,将天一宗四人尽数灭杀于此的决心不言而喻。
这一下,任红颜立刻压力大增。
“该死!”
她暗骂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此女以一敌二不落下风已经是极限,根本腾不出手去救援,否则必定给唐天宝可乘之机,故而只能眼睁睁看着同门师妹陨落。
“叮咚咚~”
随着压力增加,任红颜动作更急促了,那只弹奏朱红古琴的手几乎出现残影。
一件件虚幻的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被凝聚而出,看上去凝实无比,每一件都散发不低的威能波动,向唐天宝与杨叔的方向不断激射而出。
“叮叮”
一件件刀兵很快与灵器法器相遇, 激烈的碰撞中有火花乍现, 爆发出刺耳的轰鸣。
但纵然任红颜全力以赴, 局面也得不到丁点改善。
唐天宝两人合力,就算拿不下此女,可将之牢牢压制还是没有问题的。
除非使出新的手段,否则几乎不可能打破僵局。
“师姐,情况有些不妙。”
“这样下去的话,我等坚持不了多久,最后只怕是凶多吉少!”
温柔女修死亡后没过几息,一名天一宗男修便向任红颜发出神识传音,言语中充满急促不安,退缩之意已经什么明显。
要不是冒然逃命只是死路一条,以他们现在的战斗意志,只怕早就开溜了。
“闭嘴!”
听出了两名同门师弟话里话外的意思,任红颜脸色有些难看,在传音里呵斥了一句。
不过她眼眸中,却有莫名的光泽闪过,还是顺势传音道:
“但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待会我会使用符宝,你们两人紧紧跟着我不要落后,否则后果自负!”
局势到了现在,已经比较明朗,继续下去不过是等死而已。
所以对天一宗修士而言,必须做出改变。
“是!”
传音刚刚发出,天一宗两名便迅速回应。
灭杀温柔女修后,刘玉同样没有休息,与那只雪豹灵兽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他虽然大战上风,将之拿下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却并不打算快速结束。
表现的太亮眼,有时候也不太好。
用使用秘术消耗太大,实力暂时下降这个原因,与雪豹灵**战消磨时间也说得过去。
毕竟这种瞬间爆发速度的秘术,有一点副作用再正常不过,要是能连续使用才奇怪。
故而刘玉和雪豹灵兽你来我往,唐天宝等人并没有怀疑。
“吼!!!”
主人死亡,雪豹灵兽变得狂暴无比,非但不选择逃跑,反而像是不要命一样的疯狂攻击。
不知是因为刺激还是因为其它的原因,其原本雪白的皮肤变成了血色,实力忽然暴涨了两成不止,威胁性大大提升。
如果是普通筑基中期修士,还真有可能手忙脚乱。
但刘玉是何人,区区筑基中期灵兽,就算陷入狂暴状态奋不顾身的攻击,也无法让他高看一眼。
“星辰真身”可是上古最顶级的炼体功法,修成的实力远不是普通同阶修士能够相提并论,尤其是近身搏斗这方面更是擅长。
要不是特意收敛,纵然只凭炼体方面的实力,不出二十个回合刘玉也能取了雪白灵兽的性命。
眼下正好,拿它练习拳法。
不过练手的同时,刘玉也没有放松警惕。
神识全面放开,笼罩三里范围,不放过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但凡发生变故,一念间便可使出“护体焰盾”,保证自身的安全。
随着境界的提升,以及法力的愈发精纯,功法附带的“护体焰盾”,威能也会越大越大。
如今刘玉境界已至筑基巅峰,法力也经过了八次魔火炼元,护体焰盾的防御力,已经足以与上品灵器相提并论。
只要不遇到极品灵器的蓄势一击,或者是符宝的忽然偷袭,自身安危基本不会出问题。
何况,他本身还是一名体修。
正是因为艺高人胆大,刘玉才有心思用雪豹灵兽来练手,而不惧意外的发生。
“吼~”
肩高一丈五、体长两丈的雪豹灵兽,仰天发出一声咆哮,这咆哮中饱含愤怒的情绪。
它变得血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刘玉,充满了暴虐与杀意。
“咻咻”
雪豹灵兽一张大嘴,喷出一片片晶莹剔透的蓝色冰晶,威能竟然比最初交手时还要高上一大截。
接着,它四肢一矮,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影子向刘玉扑去。
“好一个主仆情深。”
看着铺天盖地落下的蓝色冰晶,刘玉漆黑如墨的瞳孔中一片平静。
忽然暴涨的威能,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主人的死亡,雪豹灵兽不惜消耗元气,才能使得天赋法术的威能有立竿见影的提升。
一般的妖兽灵智不高,情感方面往往非常朴素,没有人类修士那么复杂的心机,只要用合理的方式收服一般不会背叛。
“但你之愚忠,与我何干?”
刘玉冷冷一笑,掌心闪耀蔚蓝灵光往前一张,在身前撑起一面蔚蓝色的光幕,将自身护在其中。
“嘭嘭嘭”
蓝色冰晶接连不断的落下,落在蔚蓝光幕上,发出密集的轰鸣之声。
但薄薄的一面蔚蓝光幕,却让铺天盖地的蓝色冰晶无法前进分毫,最后稀稀落落消耗殆尽。
冰晶消耗殆尽后,一个黑影忽然将刘玉笼罩。
发狂的雪豹灵兽高高跃起,两颗雪白獠牙纤毫毕现,距离他已经不足两丈。
面对这种情况,刘玉依然面色不改。
以“神阙穴”为中心,胸膛上九处大穴如星辰一般闪烁,勾连成一个圆形光弧形成闭关,银蓝二色灵光向身躯各处荡漾。
“流星拳”
他脚踏“追星赶月”步法,双拳银蓝二色灵光闪耀,沿着玄奥的轨迹挥出,带起阵阵强烈的劲风。
电光火石之间,刘玉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向着雪豹灵兽冲去!
寸步不让,针锋相对!
“嘭嘭嘭”
一人一兽眨眼间便交锋了十几次,拳锋与利爪碰撞,响起沉闷的响声。
刘玉尽情宣泄着肉身中的力量,将雪豹灵兽牢牢压入下风,体内气血开始沸腾。
“啊啊啊~”
战至酣处,他忍不住一声长啸。
啸声结束,刘玉高高跃起,右臂微微向后倾斜蓄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挥出。
“流星拳”
“嘭”
绝世帝尊 亚舍罗
这携万斤巨力的一击,落在雪豹灵兽的腰上,直接将之击飞了十几丈。
不算平坦的山腰上,它总算在空中调整好了姿势双脚落地。
“腾腾腾”
可落地后,依然不能卸掉那股巨力,一直后退了十几步方才停止。
“呼呼”
血红的眼眸盯着刘玉,雪豹灵兽喘着粗气。
如此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它方才卸力的后腿微微抽搐,显得有些无力。
如果不是这样,以这灵兽失去理智的状态,只怕在第一时间就发动了攻击。
刘玉只是静静望着,没有在第一时间乘胜追击,否则这个时间差不多已经可以结束其生命了。
不过那样一样,这个“陪练”也就没了,还要转头加入对付天一宗三人的队伍中。
所以他表面上揣着粗气,像是调整自身状态。
实则这种程度的消耗,以他强悍的肉身与雄浑的气血而言,不过是毛毛雨罢了,只是刚刚热身好的程度而已。
“咦?”
忽然,刘玉似有所觉,转头看向唐天宝等人的方向,锁定了天一宗任红颜。
只见此女又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箓,其上用金色线条绘画了一支笛子的形状。
“符宝”
“对方竟然又拿出了一件符宝!”
感受到符箓上与众不同的威势,刘玉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旋即心中一沉。
天一宗一行人准备得太充分了,一切的一切无不说明有备而来,让他不得不展开联想。
圣火教目前所经历的一切,会不会是安排好的“剧本”呢?
如果是“剧本”,那他岂不是也身处算计之中?
只是就算看破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不知道另外的传送阵的位置,还是只能跟着圣火教队伍走?
另一边,拿出符宝后,任红颜立刻注入法力激发。
不同于炼气期,修士筑基后法力液化质量大大提升,已经可以较快激发金丹法宝炼制而成的符宝。
激发的时间极其短暂,同境界修士一般来不及阻止。
一阵刺目的青光闪耀,一股强大威势突然浮现,笼罩整个山腰的范围,随后青光又快速暗淡。
整个激发时间不到一息,唐天宝等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待到青光彻底收敛,一支长约一尺的玉笛,便出现在任红颜身前。
被她双手捏住放在嘴边,开始有规律的吹奏起来。
“滴滴滴滴~”
很快,一首有些熟悉的曲子,便在刘玉耳边响起,回荡于秘境中的群山之间。
相比于法器法术的轰鸣,笛声其实并不大,按理应该被轰鸣声掩盖,却诡异传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边。
这笛声清脆悠扬,初时婉转低沉,却渐渐高昂激荡。
“浴火重生”
刘玉心中浮现这首曲子的名字。
“浴火重生”这首曲子,在七国盟的坊间流传甚广,许多修士都会吹奏。
纪如烟就会这曲子,闲暇的时候偶尔会吹奏,故而他才会感到熟悉。
“滴滴滴滴~”
随着“浴火重生”的吹奏,一缕缕深红色的火焰从笛孔冒出,很快就有了一只火鸟的形状。
此鸟翼展大约三尺左右,并且形象越来来越清晰。
待到有了大体的轮廓之后,火鸟开始展翅向唐天宝飞去。
它口中吐出的火焰,轻易就焚灭了一道道剑光,轻轻挥动利爪,便在杨叔的法器留下一道划痕。
仅仅三个展翅的时间,就跨越了遥远的距离,并且形象越来越清晰,看上去与传说中流淌真灵血脉的凤鸟十分接近。
火凤强大的威能,让唐天宝不得不避其锋芒,不敢在第一时间直撄其锋,只是远远的斩出剑光消耗其威能。
以玉笛符宝为载体,这首流传甚广的曲子,开始展露不凡之处!
一只火凤出现后,随着任红颜的不断吹奏,很快又有一只体型稍小,翼展大约两尺的火凤凝聚成型,展翅向着杨叔飞去。
面对玉笛符宝激发的火凤攻击,两人显得束手束脚,只能暂时不断闪躲。
在两支火凤出现后,似乎是到了极限,任红颜停止吹奏。
她一手抱着朱红古琴,一手捏着玉笛符宝,身形一动顺着松开的包围圈向山下快速逃去。
“不好,她们想逃!”
紫衫、周子文等教众见此,不由感到有些焦急,想要腾出手来缠住对方。
但是很快,面对两颗闪耀蓝色灵光的圆珠,他们立刻脸色一变。
祭出防御法器挡在身前,同时身形向后爆退。
“天雷子!”
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在任红颜撤退的同时,天一宗两名男修均是掏出一颗弹丸大小、闪耀蓝色微光的圆珠,向攻击自己的圣火教修士丢去。
不同于阴雷子,威能最多超出筑基后期修士全力一击些许,对后期修士的威慑力十分有限。
天雷子乃是采集金丹劫雷制作而成,威能方面要远远超出。
即使筑基后期修士稍有大意,也有身死道消的可能,是筑基境界非常有名的一种一次性手段。
“嘭嘭”
两声巨大的轰鸣前后响起。
面对天雷子的攻击,圣火教众人只能暂时避让,天一宗两人趁机逃出不短的距离。
逃跑的同时,他们还丢出一张张符箓,减缓圣火教众人追击的速度。
不一会儿的时间,就逃到了山脚。
眼看天一宗三人就要消失在视线中,圣火教众人正想追击,却被唐天宝传音阻止。
“不要追了。”
唐天宝走了过来,凝眸望着逐渐远去的三人,脸色非常难看。
随着距离变远,任红颜与火凤的联系也在减弱,加上火凤本身威能的消耗,所以这时已经被他处理掉了。
“为什么?”
“若放任这些贼子在秘境中,很可能破坏圣教先辈的布置,还会掠夺我等的资源。”
紫衫等教众面露不解之色。
要不是唐天宝身为圣子,又有着不错的威信,恐怕这时已经要被认定为叛徒了。
望着三人消失的方向,唐天宝闭上眼眸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开口道:
“对方的实力不弱,还有符宝等手段。”
“若是这么追上去,就算灭杀了他们,我等也必定有不轻的死伤。”
“圣教到了现在,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他语气低沉没有睁眼,话语中透着深深的无奈,显得有些痛苦。
“为了圣教,我等又何惜生命?!”
女教众紫衫激动道,她一名“狂信徒”,信仰坚定无可动摇。
“天魔宗和天一宗的修士能够进来,说明圣教内部出了大问题。”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再是灭杀这些修士,而是收集资源清除隐患。”
“圣教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
睁开眼眸,唐天宝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了下来,不再开口反驳,也不再提追击的事情。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收集资源。”
“秘境的消息已经泄露,我们得尽快收集好资源,然后离开这里,解决圣教内部的隐患。”
说着,唐天宝带头转身朝灵药园方向走去。
而就在六人离开的短短几息时间里,刘玉“勉强”击杀了雪豹灵兽,将之尸体收入储物袋。
他看上去非常老实,没有趁机进入灵药园。
而是倚靠在一棵树下,大口大口揣着粗气,似乎正在恢复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