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三千道機笔趣-第二十一章 帶走帝子,拒絕招攬熱推

三千道機
小說推薦三千道機三千道机
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和马彩凤当面谈谈,主要是只凭感应,他也看不出马彩凤腹中胎儿的实情,左垣帝星之子,倒不如说是魔星之子,当今天下乃是魔道为皇,那么这降下的胎儿,自然有很大几率也是个小恶魔,不然怎么去和主星争夺气运?
“咦?”马家老祖随即发现居然还有人和自己一样,也在窥探军营。
马家老祖身形一晃,快速接近那个人,不料那人反应极快,竟也发现了马家老祖。
“原来是个黄口小儿!”马家老祖每一个举动都挟着大势而行,猛然提速,那道小小的身影立刻被他的势给锁定,这种势,即是马家老祖的法身,威力极强,整个上北郡也仅有他一人。
陷入马家老祖的势当中,那道身影强突不出,就地打转,身如陀螺一般,也不知道施展的是什么法术,只一下就没了踪影。
“嗯?遁地术?”马家老祖大惊,这种遁地术在末世时期极其少见,几乎失传了,就算马家老祖一身修为远在对方之上,却没有掌握这种属性,难以遁地,只能凭借强大的元神,感应对方的去向,一路尾随而去。
大约行至二十里地,突然地底飞起一道土光,挡住了马家老祖的去路。
那土光散去,却是一位白髯老人,手里正提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孩童,任那孩童如何施展本事,也根本挣脱不开,宛如老鹰抓小鸡一般。
原来这个窥探马彩凤的军营的孩童,正是当初背弃李修的杨不讳。
现在的杨不讳,比以前强大了不止一星半点,也不知道去哪里吞噬了海量的能量,如今他那份左垣帝星的记忆当中的一些神通,已经能够施展出来,即便是金丹大圆满的高手遇到他也很头疼,不过也仅此而已。
“你是?”马家老祖面色凝重起来,面前这位白髯老人,竟然连他都觉得高不可攀,这和身份地位没有关系,而是本质上的压制,更高等的生物对低一等的生物的压制。
“呵呵,道友莫追了,此子淘气得很,须有人好生调教一番,以免祸害苍生,老朽正好缺一名弟子,不如就让老朽将他带走,如何?”白髯老人带着商量的语气,询问起马家老祖来。
马家老祖道:“能得到阁下这样的高人指导,不但是此子的福分,将来也是苍生之福,我岂敢不答应?”
“好好好,马家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绝非偶然,不过眼下你们有劫数,凭道友你的修为,恐怕难以逆转。”白髯老人道:“不如南下,辅佐贤才,你当明白,这尘世一切功名利禄皆如烟尘,未来只有在修仙界争得席位,方能长久。呵呵呵,怪老朽多嘴了,告辞!”声落,白髯老人化为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马家老祖站在原地,良久也未曾移动。这人说到他的心坎上了,别看马家现在很风光,其实在真正的仙门看来,宛如过家家一般都不为过,动辄都有覆灭于旦夕的可能,只是很可惜,马家后继无人啊,光凭他和马行空,这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万万没有看到那样的曙光的一天。
南下,南下……
连这样的人也认为南下方才有契机,和马家老祖所观察到的结果不谋而合,看来,自己这老迈不堪的身躯,是该到了动一动的时候了。
正当此时,突然身后的军营方向,传来一阵躁动。马家老祖没有犹豫,火速赶回,但见白光一闪,他出现在马彩凤刚刚呆的那座帅帐里。
可是,马彩凤已经消失不见了,桌案之上只留有一行字和一张黑符。
“来空空,去空空,无人见我使神通,空不空,通不通,狗屁都不通。”
那留字之人似乎想要卖弄一番文采,可惜失败了?
马家老祖却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的面色难看起来,暗道:“是他?”
那可是修仙界臭名昭著的大淫贼,自称不空不通大师,乃是古佛道的绝顶高手,甚至有人猜测,此人已经上了龙虎榜,排名很靠前,不然不会活到现在。曾有谣传,说他曾经去商京皇宫里掳走了一名美妃,不知是真是假。
怎么他会盯上马彩凤?难道也是为了左垣帝星而来?
异瞳
马家老祖随后小心翼翼地将那张黑符捧起来,看到这张符,他更加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这是一张五雷化极符,一次性消耗品,但杀伤力极大,等于是十个灵寂顶峰强者的最强合力一击,甚至更强,这种品阶的符,恐怕不空不通大师也没几张吧?
马家老祖照单全收,收入法戒之内,没有逗留,快速消失不见。
北海关城南郊外。正午。
“于万鹤,是你?”李修想不到这人竟早一步在此恭候自己,还敢独自前来。
于万鹤道:“李兄弟,那武成王睚眦必报,你与他交恶,并非明智之举!天督院能监察天下,如果他想对付你,你无论躲到什么地方,根本没有用!”
“装什么老好人?于万鹤,说那么多干什么,你应该知道我要找麻烦的人,是你!”
“果然如此,这事实乃误会,不过,毕竟令徒已经被你救出,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至于你那老仆,我并未伤他性命,当日在平谷镇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如此这般……”于万鹤如实道出,倒是并未添油加醋。
“哦?我那老仆还在平谷镇?”李修皱眉。如此看来,李忠虽说用手印打出三尸法诀勉强绑住了于万鹤的手足,但自身也受了极重的内伤,好在自己曾将在独眼老人那里要来的一个法戒交给了李忠保管,里面有不少的上品灵石,可以让他吸收,快速恢复。
“看来他应该是去了白马县找若乘才对。”李修暗道,自己曾经有过交代,如果自己遇到高手,斗法期间如果暂时回不去,便让他们先去白马县找李若乘。想到这里,李修转身就走。
“李兄弟这是要去哪里?”于万鹤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你管我去哪里?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天督院向来霸道惯了,前有我和我的弟子、仆人无故被截杀,如今在北海关又是你们天督院的人装大象。于万鹤,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今日我不杀你们一兵一卒,如果日后再敢来犯,我必百倍奉还!”李修杀机凛然地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是以前说出来,于万鹤只当李修放屁,然而在北海关这一战,他敢断定此子如果不中途夭折,日后必然崛起,成为天底下响当当的人物,甚至成为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他可是知道武成王手里的那件宝贝是如何了不得,虽然于万鹤早就先一步出了城,不知道李修是如何杀出来的,但李修身上毫无损伤,似乎一身修为反而大进,料定那武成王必败于李修之手啊。
于万鹤讪笑道:“道友此言太重,于某对你一直都并无恶意,不过,当初生死判官不听我劝,对你出手,也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此番在北海关,你同样让天督院还有大将军府都名誉受损,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战胜了陛下他老人家凝成的字符,虽然你没有显露真容,但这一战若是传扬出去,必然名震天下!总体来说,对你并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而你终究是北国的一份子,如此惊人的天赋和神通,不留下来报效国家,实在是可惜。只要你点头,于某不才,愿为你引荐给院长大人,必被重用,日后行事岂非方便得多?所谓名不正而言不顺,到时候别说是上北郡,就算是十郡九州,甚至在整个西楚大域,等于有了一张通行证,道友还请慎重考虑一下!”
李修嘴角一挑,想不到于万鹤竟然如此能说会道,但不得不说,此人言之有理,人生在世,身份牌不愁多,甚至越多越好,随即笑道:“呵,于老兄,我如果是个记仇的人,今日的北海关当已血流成河。你说得也不错,可惜我向来懒散惯了,习惯了闲云野鹤的修行。这样好了,如果你们天督院当真是识英雄重英雄,那还是找个能说话的人来和我谈,你们天督院的眼线遍布天下,想找我应该不难吧?不是我小看于老兄你,实在是像武成王之流,竟能高居副院长的职位,而你于老兄论才智武功,胜他太多,未免让我辈心寒!”
“这……”于万鹤哑口无言。这小子说话就和他的功法一般,绵里藏针,极难应付!
说完,李修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于万鹤望着李修的背影,他的表情不太自然起来,不过很快就一扫而过,他听懂了李修的话里有话,此子口头上虽在贬低天督院,然而却没有拒绝自己的招揽啊,这是一件好事,若能将这样的年轻俊杰招入天督院的麾下,他于万鹤于公于私也没有理由不去引荐一番。
危险关系 1
李修离开北海关,可谓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他的身份暂时应该不会被公布出去,这让李修依然浑身轻松,不然,一旦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他要走的路,那就步步为营了。
本来昨夜和罗素璟说自己要对付这帮人,至少要好几天功夫,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也多亏了武成王,让李修反而因祸得福,快速摆脱他们。可惜的是,此战恐怕非但没有给罗素璟当头棒喝,恐怕追逐魔力的向往之心,反而越发强烈!至于她和吾弑等人的谋划,李修不想掺和,毕竟想发战争财的人实在是大把。
李修一路朝白马县方向前行,他的速度飞快,白马县在哪里李修还不知道,白马湖李修倒是知道,但那可是八百里水域,看来还得找个路人甲问路才行。
李修很快问清地域,之后专挑荒野路径,加快脚程,心中记挂着李若乘,毕竟,白马县江家被屠一案,尚有疑点,而且李若乘毕竟身份有些敏感,身边没什么人照应,李修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独处太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