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情深依依-第七十二章 談婚論嫁展示

情深依依
小說推薦情深依依情深依依
陆依向张佳雯打听申根签证的事,佳雯问她:“你要去欧洲?去干嘛?”
“我想假期里出去走走。秦朗现在在欧洲公司任职,刚好去他那边看看。”她更深层的目的是想让兄弟俩见面和解,只是这个计划还未对秦深提及。
“和你家秦深一起去?”
“嗯。”
“那简单啊,签证的事交由他们公司一起办不就行了。陆依,你该适应你现在的身份了——汉时总裁夫人,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的。”佳雯打趣道。
“总裁夫人?你网络小说看多了吧?”陆依取笑她,“再说,我们还没结婚呢。”
“秦深不都表态了吗?结婚的事,只要你点头,随时都可以。你俩也差不多了,干脆早点把事办了。”
陆依思忖着,结婚的事也许是该好好考虑下了。当时可是对母亲弟弟他们保证了今年结婚的,这一年过了大半了,他们都在翘首等待吧。
可是这种事,不该是女生先提吧?而且结婚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定日子,找酒店,发请柬……,这些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定的。对了,还要先见见他的家人。陆依有些退缩。
想得头大,只好暂且搁置。她想晚上先和秦深谈谈去看秦朗的事。
……
秦深今晚看起来有点兴奋,不知所为何事。
“国庆假期你不忙吧?我们出去玩几天吧?去欧洲好吗?听说德国,奥地利这些国家都很不错,我还从没去过,趁假期去看看吧?”陆依兴致盎然的游说秦深。。
“怎么突然想起旅行了?德国,为什么是德国?”秦深沉吟着,抬眼问她:“因为秦朗?”
陆依颔首。
秦深含情看着她,说:“依依,我知道你在为我和秦朗的事操心。其实想见秦朗,还有更好的办法。你等下!”
秦深起身去拿了本资料过来,微笑着递给她。
陆依好奇的翻看。远山近海,阳光沙滩,青草地,白花团,缥缈的轻纱,交颈的天鹅,这样梦幻唯美的婚礼现场,可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么。
“我找婚礼策划公司做了个方案出来,感觉还不错。你看下,有什么不满意的让他们尽快修改。”秦深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陆依面露陶醉之色,娇羞道:“挺好的。什么时候弄得?我一点都不知道。”她白天还在想着结婚的事,晚上策划方案就摆在了面前。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你要是满意就这样订下来。”秦深原本担心她会抗拒结婚,见她这般神态,信心更足,在她对面坐下,说:“十一期间酒店场地都很紧张,我先提前预定好了。既然方案不用改,那我明天就通知婚礼公司的人着手安排。”
“十一?时间太紧了吧?”陆依怀疑,还剩不到一个月,那么多事,怎么来得及。
“这你不用担心。你该上班上班,一切交给他们运作,你只等结婚那天打扮好做你的新娘就可以了。”秦深脸上满是笑意。
可陆依对这些话的感觉并不太好,就好像……她只是个道具,和婚礼现场的花团、轻纱一样,一个道具而已。
“哦,不,你还得抽个时间陪我去登个记。不行就请天假吧!尽早!”秦深略显急切。
这指使的口吻让陆依有些不悦。将手中的策划书放下,说:“一定要这么赶吗?这种事不应该好好考虑,慢慢来吗?”
秦深仍兴奋着,并没听出她已然生气的语调,仍自顾自的解释着:“我考虑过,十一是最好的时间。气温合适,不冷不热。大家又都有空闲,陆宇他们回来也可以多待几天。”
陆依听得眉头拧起。他是想的挺全面,可完全忘了,结婚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他考虑那么多,唯独没有为她考虑过。
察觉到她脸色有变化,秦深曲指蹭蹭她的脸,问:“你不是想去欧洲旅行吗?办完婚礼,我们就去。国庆假期再加上婚假,够我们好好度个蜜月了。”
陆依稍稍闪躲,低头不语。
“其实这么安排,我还有另外的考量。我想趁着结婚的机会,把秦朗叫回来。好像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秦深谦卑的表明。
整件事他没和陆依沟通过,现在想来是有些过分了,她不高兴也是应该的。既然犯了错,只能用最有效的手段来获得原谅了,他刻意可怜兮兮的提起秦朗。
原来,在他心里她还算不上锦上添花的道具,不过是个可利用的工具。所谓的结婚,也只是想召他弟弟回来的借口。陆依顿时心酸。
“这才是你急着结婚的真正目的吧!”陆依语带嘲讽。
没想到自己惯用的大招这刻会失效,更没想到他的一番苦心经营会招来她的讥讽。秦深心里不爽,脸色也暗淡下来,“结婚的事,我跟你提过不止一两次了,我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还是不想结,那就直说。”
听他语气不善,陆依也不想再忍耐,回道:“这不是结不结婚的事,自始至终你没和我商量过一句,你有尊重过我吗?”
“你觉得我不尊重你?我一心想和你结婚,是不尊重你?怕你嫌事儿多麻烦,所有事我一手操办,是不尊重你?”秦深声音提高,咄咄逼人的质问着陆依。
“结婚本来是两个人的事,而你有考虑过我吗?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连表态的机会都没有,你这分明就是侵犯我的权利。”陆依毫不留情的回击。
无端被定了罪,秦深怒火中烧,倏地起身,“陆依,你不想结婚拉倒,别乱给我扣罪名。我是侵犯了你朝三暮四的权利,还是侵犯了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权利?”
“你简直不可理喻!”
陆依眼眶泛红,起身要走,却被秦深高声喝住。
最强修仙小学生
“陆依!你听着!这辈子,我他妈要再对你提结婚两个字,我就不是秦深。”
说完,秦深怒不可遏的抓起桌上的婚礼策划书重重的摔在地上,骂了句“操!”,转身离开。
陆依瞬间被定在了原地,忍了很久的眼泪倾泻而出。
……
“昨晚问过你家总裁了吗?他怎么说?”办公室里,张佳雯嘴里咬着苹果,又随手递给陆依一个。
本来就无精打采的陆依,听到她的问话,神色更是阴郁,望着手中的苹果走神。那些总裁网文她偶尔也看,可人家为什么都是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的。
她知道,小说里的都是假的,奢求不来。而他们不过是俗人,过得都是普通的世俗日子。可就算是俗,也不用飙脏话来证明。陆依想到秦深昨晚的那些话,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怎么还哭了呢?”陆依的眼泪让张佳雯一时手足无措了。
陆依抹着泪摇头,“不是因为你,和你没关系。”
“秦深不肯带你去?”可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流泪的事儿吧。佳雯惊呼:“你跟他提了结婚,他没同意?他不想娶你?”
陆依只顾流泪,答不出她的问话。
“这个渣男,当时还在陈旭面前装什么情圣。”佳雯忿忿骂道,“有什么好哭的?没了他秦深你照样能过得很好!”
“不是……”陆依想为秦深辩解两句,再一想,他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提结婚,好像又没什么好辩的了。
见她欲言又止的,想必是有不能与人道的伤心,佳雯不再逼问,反过来安慰她:“你有没有问过他原因?我觉得秦深看起来不是那种人。等你们都冷静下来,再好好谈谈,也许他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呢?”
陆依悲戚的垂着头。他哪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有的只是不纯的动机,要利用她来实现他自私的目的。也许以后,对他而言,她连利用的价值都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