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秦漢豪俠傳 ptt-第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

秦漢豪俠傳
小說推薦秦漢豪俠傳秦汉豪侠传
“托托托、铛铛铛!”秦风姬紫嫣又在挥动着两把榆木剑,互相切磋武功。只见秦风挥剑急砍,姬紫嫣一招白鹤亮翅越过剑上,秦风一招‘猴子倒摘桃’抓住姬紫嫣的一只脚,直顺着姬紫嫣去势拽去,姬紫嫣差点倒栽在地,好在她根盘甚稳,一个侧翻身,立在秦风面前,紧接着向秦风直剑刺去,秦风用剑抵开姬紫嫣的来剑,欺近姬紫嫣身边一招‘顶心肘’正要攻到姬紫嫣胸前,秦风想到这一招对待女孩实在有欠大雅,连忙收招回避,又直愣愣的看着姬紫嫣。
姬紫嫣这才明白过来,羞的把木剑扔在地下娇嗔道:“不比了,不比了,说好了比剑,尽用些下流的招式!”
秦风见姬紫嫣又羞又气,急忙解释道:“这是我昨日新学的一些拳脚招术,那位拳师见我天生少力,便教我如何以肘代拳,又说一肘顶十拳,我虽然力气小,但是敌人若被我一肘顶上,相当于被我打上十拳!”
姬紫嫣故作怒道:“我不管你那是什么招数,以后别使在我头上就是,以后你连我的衣角也不能碰!我也不会再陪你练武练剑了!”
“我们从小就这样一直练习过来,一直都难免磕磕碰碰,怎么今日你会这么生气,大不了以后我们只比剑,再也不用那些拳脚招数了!”
姬紫嫣沉默许久,忽然一本正经的道:“现在当然不同了,咱们都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你要我陪你一起练剑也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就没有不允的事。”秦风又不顾姬紫嫣反对拉着她的手道。
姬紫嫣见秦风已知其意,脸上绯红,心头甚喜又道:“只是这种事哪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你若真有意,何不向姑母请示,让她替我们做了主才是。”
秦风高兴的转身就向王府大厅跑去。姬紫嫣追在后面大声道:“你可千万别说是我的意思啊!”
秦风快速奔到王府大厅,见大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莞兰居然牵着那人的手不住地打量细看,又不断的啧啧称赞。
秦风走近前一看,见那人是一位年方十六七岁的少年,那少年头戴逍遥帽,身着蓝色的紧身胡服,外面披着黑色貂绒斗篷。只见他身姿修长,体态轻盈,面如冠玉,皮肤细白如玉,红润有色,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恰似一泓秋水,只可惜那一泓秋水上却生了一对浓浓的卧蚕眉,不然还以为他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
秦风见那少年命他的随从把所带的礼物一一呈上给莞兰公主,又听莞兰公主道:“你的意思我定会转告我们的丞相,你远道而来,舟车劳累,你何不先去休息一会,明天我会让我的侄女姬紫嫣陪你到咸阳城四处游览一番。”
那少年道:“听说那位紫嫣姑娘貌美如花,秀丽可人,我正要看看她,不知她现在人在何处?”
秦风似乎明白了那人的来意,急忙上前道:“你是什么人,男不男,女不女,紫嫣妹妹是不会看上你的,你趁早打消你的注意吧!”
莞兰公主责怪道:“风儿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他是东胡慕容铁王的第九…”
秦风不待莞兰公主说完便焦急的道:“娘亲,不管他是谁,你都不可以收他的聘礼,不可以把紫嫣妹妹嫁到东胡,我和紫嫣从小交好,紫嫣若不是为了我,她怎么会离开她的娘亲,她对我的心意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我也要一辈子都照顾她。”
那少年故意嚷道:“那怎么行?你们中原向来是礼仪诚信之邦,你娘亲才刚刚受了我的聘礼,答应把那位姬紫嫣姑娘嫁给我,这才一会,又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秦风气极,睁眼望着莞兰公主,希望莞兰公主把那些东西还给那少年。莞兰公主听到秦风直言要娶姬紫嫣,心中甚喜,又见秦风焦急的样子便故意刁难于他,只听莞兰公主对着那少年道:“慕容公子带来的这些东西,我们中原倒是少有,承谢厚意,我们就收下了。”
那少年得意的望着秦风又道:“我们东胡人最是爽快,姑姑既然收下了我的聘礼,过了明天我就要带紫嫣姑娘跟我一起回东胡了。”
秦风怒道:“你们东胡人跟那些北匈蛮人一样,蛮横无理,成日只知道打打杀杀,紫嫣去了你们那儿,岂不是成天要过上担心受怕的日子?”
那少年道:“这个又何来你操心,紫嫣既然随了我,有我保护她,谁还敢欺负她!”
秦风见那少年虽然骄横无礼,却是生的像女子一样娇柔,问道:“就凭你?就凭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白面公子,我看你自己都要人保护,又怎么去保护她人?”
那少年道:“你用你手中的榆木剑,我用我的打马鞭,咱们比划比划,看看谁的本事大!”
莞兰公主正要拦阻,只见秦风已摆开架势,一招一苇渡江向那少年直刺而来,那少年把马鞭左右斜扫,马鞭呼呼作响。秦风见那少年只会使用马鞭左右斜扫这一招,只好使用最简单的直剑,来回伸缩直刺那少年,每次刺到那少年的鼻尖处、眼角处、都会把那少年吓得一大跳,又忙撤剑收回,接着又刺向那少年的额头处,那少年再次受到惊吓,才发现秦风速度虽快,但也就是那么直来直去的一招而已,那少年连忙使出一招龙蛇吐信,把秦风木剑卷了起来,往后一带,想把秦风的剑夺下。
秦风喝一声彩:“不错,好鞭法,居然还有第二招!”秦风一边说着一边趁那少年的鞭子回缩之势,欺近他的身体,一招空手夺白刃,将他的鞭子和木剑全部夺到手,又把兵器全部扔向一旁。
莞兰公主见秦风把兵器扔向一旁,以为二人会就此打住,忙道:“好了、好了,今天比剑就此打住,好在谁也没有伤着谁,不然大家初次见面就伤了和气。”
那少年见秦风几次手下留情,不敢伤他毫发,又故作傲慢,道:“姑姑你放心,他是你儿子,我又怎么会伤了他!”
秦风听那少年言下之意,倒是那少年在对自己手下留情,故意相让。秦风气的不打一处,一招反勾拳正要打到那少年门面,又急忙缩回。那少年见秦风仍然手下留情,忙抓住秦风的手,秦风居然挣脱不掉,那少年这才发现秦风虽然招式多样,却是天生少力,便与秦风玩起东胡人的摔跤手。
秦风见那少年使用摔跤手法,忙以擒拿手与她对解,拆解数招后,秦风已知那少年不会武功,便处处相让与他,只是秦风越往后越是力道不足,那少年却越战越勇,又专门与秦风比拼力气,又力拼数回合后,秦风反而渐处下风,那少年得寸进尺直逼秦风认输投降。
“风哥哥又何必与她多打,刚刚你不是说一肘顶十拳吗?”姬紫嫣不知何时来到。秦风听姬紫嫣叫他使用那招顶心肘,心想:“顶心肘专门袭人胸部,招数下流,怎可再用。”
姬紫嫣见秦风宁可挨打也不使用顶心肘,急得忙问:“干嘛不用那一招?快用那一招打他呀!”
“你不是叫我以后都不用那一招吗?”
姬紫嫣想到秦风不久时对她使用顶心肘,脸上又飞过一阵红霞,只怪秦风该出手时不出手忙道:“你呀,笨死了,人家跟你一样是个大男人,你要怎么打他都可以。”
秦风之前每次练完剑,姬召都要找人与他试招,秦风每次也都是以惨败收场,是以对那些打斗输赢本来无所谓,只是此次事关姬紫嫣,心想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这白面少年,正思虑间,那少年又伸手抓住秦风双肩,秦风不容多想,一个马步弓向前,终于对着那少年胸前使出了顶心肘。
秦风本已累的精疲力尽,那少年被秦风顶在胸前,并不吃痛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却见秦风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羞愧难当,那少年才惊觉起来,呼的一巴掌打向秦风。
姬紫嫣见秦风硬受了那少年一巴掌却不还手,气的直嚷:“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还手,你再顶她呀!”
秦风这才急道:“顶什么?她跟你一样呀,是个大姑娘,怎么顶?这架不打了,我认输了算了,反正她也娶不走你。”
姬紫嫣更气:“你们打了这么久,你早知道她是个大姑娘,你还不是故意要赚人家便宜。”说着姬紫嫣和那少年一起向秦风打来。
秦风捂住脑袋,大声对着那少年道:“你女扮男装,又给我娘亲送那么多东西,你又说你是来向紫嫣提亲的,我又怎么想得到你是个姑娘?你究竟是谁?你来我们忠义王府又是为了什么事?”
莞兰公主这才引荐道:“她叫慕容秋雪,是东胡慕容铁王的第九个女儿,她来找我当然不是为了娶姬紫嫣,她此番前来是让我力荐丞相买下她们的战马。”
“购买战马?”秦风疑惑不解,问道:“自从先皇一统六合后,我中原早已天下太平,连我大秦固有的战马都放归南山,你来我大秦出售战马,只怕要徒劳往返、无功而回!”
慕容秋雪道:“我慕容秋雪岂会打没把握的仗?我不辞劳苦来到中原,千里跋涉岂会徒劳往返?”
冷宫开局签到葵花宝典
秦风故意气那少年,道:“我们中原如今已是太平盛世,要你们那些战马有何用?你们唯有把马贱卖到那些客栈酒馆里杀了当下酒菜差不多!”
那少年怒道:“如你这井底之蛙,当然不知天下将要发生的大事,可是你们朝中的左丞右相,廷尉督军早已洞察一切,秦二世新登大宝更是居安思危,对我们的龙狙宝马只怕是欲求不得!我东胡为大秦备至五千战马,此时对于岌岌可危大秦来说,真可谓是雪中送炭呀!”
秦风怒道:“你为了出售你们的战马,只管在此造谣生事,你从东胡一路到此,途径我中原燕、赵、魏,韩、秦、等地域,可见到我中原何地有人抽刀拔剑,揭竿起义?”
“渔阳的陈胜,江东的项梁,沛城的刘季,你都没有听说过?”慕容秋雪又道:“恐怕你连三秦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事也是一概不知!你当然不知道如今的大秦江山已是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秦风笑道:“中原局势,你又能知道多少?偏偏在此自以为是,如再失言,小心隔墙有耳没了白送性命!”
莞兰公主这才言道:“这里虽是忠义王府,但人多耳杂,终究不是说话之地,你要向赵丞相出售你们的战马,我代你转达就是。”
正说着姬召带着几位丞相府的家丁前来,那为首的家丁道:“我们奉了我们丞相之命,前来有请姬紫嫣姑娘过丞相府一叙。”
既见君子,何必矜持
姬紫嫣虽然知道赵高也算是秦风的远亲舅舅,当年又是与莞兰公主一起来到咸阳。但来到咸阳后,不论是莞兰公主还是她娘彩云公主都与赵高少有往来,此番赵高突然来请姬紫嫣,紫嫣心中不解。姬召忙解释道:“如今你和风儿都长大了,都已到了婚嫁的年龄,你娘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我本想替你做个主婚人,偏偏你娘对我又有不少成见,刚好丞相膝下无有子女,我便劝他收你为义女,并亲自主持你与秦风的婚嫁仪式。”
互撸大漫画
姬紫嫣本不想拜赵高为义父,听得赵高愿为她主持与秦风的婚事,心中甚喜,来不及更换新衣,梳洗打扮,便随同丞相府的家丁前往丞相府,莞兰公主刚好为了慕容秋雪的事也要拜见赵高,便拉上慕容秋雪一起前去。
慕容秋雪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得见丞相赵高,心中欢喜至极,开心之余不免回头得意看着秦风,把嘴一噘,“哼”了一声,便随莞兰公主而去。
ドスコイ短篇集
秦风望着慕容秋雪离去的背影叹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当今的天下局势之危,只是秦二世昏庸,只知道使钱修建宫殿,供其吃喝玩乐,这些朝中大臣也只管花钱为自己修建府邸花园,战争一日未起,谁又会拿钱为国家购买辎重战马,慕容姑娘,此番只怕你要枉虚此行了。